中国健康观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当甲状腺癌遇上靶向治疗,安罗替尼精准突破“幸福癌”防线

时间:2023-08-25 09:28:45  阅读:296516+

      近日,网络歌手佛系少女冯提莫罹患甲状腺癌的消息引爆微博热搜。冯提莫本人发文回应称,之前确实确诊了甲状腺癌,已经做了手术,很成功,目前身体已经恢复。

      评论区许多网友纷纷留言讨论:“甲状腺癌是最好治的癌症,不用特别担心”,

      “甲状腺癌不是良性肿瘤吗,也有晚期?”,

      “年轻女性好像更容易的这个病……”

      带着大家的种种疑惑,我们一起来了解下关于甲状腺癌的是是非非。


      什么是“幸福癌”?揭秘关于甲状腺癌的那些事

      甲状腺是人体最大的内分泌腺,位于颈部甲状软骨下方,气管两旁,呈蝴蝶状,主要作用是促进人体新陈代谢和生长发育。甲状腺癌(thyroid cancer,TC)是一种起源于甲状腺组织的恶性肿瘤,是头颈部最为常见的恶性肿瘤[1]

      相对于其他恶性肿瘤,甲状腺癌显得不那么可怕。因为其恶性程度低、治愈率高、预后较好,甲状腺癌常被称为是“懒癌”、“幸福癌”。有数据显示,我国甲状腺癌患者5年生存率从上世纪90年代的67.5%提高到2015年的84.3%[2],成为生存率提升最显著的恶性肿瘤之一。

      女性要当心,甲状腺癌多发于女性!

      2022年,中国国家癌症中心(NCC)发布的最新癌症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甲状腺癌新发病例数达20.26万例,是我国排名第7的恶性肿瘤;但在女性高发恶性肿瘤中,甲状腺癌位列第4位[3]

      从2000年到2016年,女性群体的甲状腺癌发病率显著上升,甲状腺癌已成为中国女性发病率增长最快的肿瘤[3];特别是大城市中的女性,甲状腺癌发病率是男性的近3倍[4],高发年龄段集中在35-59岁[5]

      甲状腺癌的发病率快速上升可能与甲状腺检查普及、检查设备更新迭代有关。近年来广大居民主动参与体检的意识和行动力增强,同时甲状腺超声检查纳入常规体检项目,且随着影像学检查灵敏度及精确度的提升,大大提高了甲状腺癌的检出率。

      相关研究发现,女性高发此病可能与其代谢特点有关。女性体内代谢更为旺盛,怀孕、分娩、哺乳等特殊生理时期对代谢要求更高,甲状腺负担加重,容易导致甲状腺结节的发生和突变,甚至恶变为癌;而且由于生殖和绝经等因素,女性通常更多就医,潜在甲状腺检查机会也更多[6]

      并不是所有的甲状腺癌都是“幸福癌”

      那所有的甲状腺癌都是“幸福癌”吗?答案并非如此。

      根据肿瘤起源及分化差异,甲状腺癌主要分为乳头状癌、滤泡状癌、未分化癌和髓样癌。其中乳头状癌和滤泡状癌又统称为分化型甲状腺癌(DTC),占所有甲状腺癌的90%以上,而且大部分分化型甲状腺癌患者可以长期生存,也就是大家常说的“幸福癌”。

      但并非所有类型的甲状腺癌都这么温和,不同类型的甲状腺癌,相较而言恶性程度也是不一样的[2,7]

      该如何发现并诊断鉴别甲状腺癌呢?

      大多数早期甲状腺癌患者是没有明显临床症状的,部分患者由于结节压迫周围组织,出现声音嘶哑、压迫感、呼吸/吞咽困难等症状才会就医检查。超声检查是甲状腺结节最常用且首选的影像学检查方法,另外,CT、MRI等检查手段,能够协助判断甲状腺癌转移、侵犯的范围。但病理诊断是确诊甲状腺癌的“金标准”[7]


      拒绝躺平,积极治疗甲状腺癌

      虽然甲状腺癌的整体恶性程度低,发展慢,生存率高,但也不能置之不理。对于恶性程度不同的甲状腺癌,治疗方式也不一样[2,7]

      甲状腺癌的治疗选择

      手术治疗:最主要的治疗方式

      外科手术治疗是DTC和MTC首选的治疗方式,少数未分化癌患者有手术机会。

      对于<1cm,没有突破包膜,也没有出现淋巴结转移的低风险乳头状癌,除外科手术外,也可考虑保守疗法,即采取主动监测、密切随访的措施。

      碘131治疗:清扫术后“余孽”

      碘131可以被甲状腺组织或甲状腺癌细胞高选择性摄取,并通过释放β射线将残余甲状腺及癌灶消灭,以达到减少肿瘤复发和转移的目的。

      指南强调,对高危复发危险分层的患者强烈推荐碘131治疗[7]

      术后内分泌治疗:补充甲状腺激素,抑制复发

      术后促甲状腺激素(TSH)抑制治疗一方面补充DTC患者所缺乏的甲状腺激素,另一方面抑制DTC细胞生长。可明显降低甲状腺癌复发和转移的风险死亡的危险性。

      MTC和ATC术后甲减者应行甲状腺素替代治疗,维持TSH于正常范围。

      放化疗疗效较差,应用有限

      甲状腺癌对放射治疗敏感性差,单纯放射治疗对甲状腺癌的治疗并无好处,原则上应配合手术使用;

      对于晚期ATC,可考虑在放疗基础上加用化疗,化疗可以与放疗同步使用,也可在放疗后辅助性给予。

      靶向治疗:精准锁定癌细胞,有效延长PFS

      对于不可手术切除、病情持续进展的复发/转移性碘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RAIR-DTC)患者,及不可手术切除的或远处转移的、病情持续进展的MTC患者,推荐靶向药物治疗。


      靶向治疗打破甲状腺癌治疗困局

      靶向治疗在甲状腺癌中的应用

      靶向药物为晩期甲状腺癌的治疗提供了更多治疗选择,显示出良好的治疗效果,也是提高患者生存时间及质量的重要手段。

      目前,已有多种靶向药物在国内获批用于治疗晚期甲状腺癌:

      安罗替尼助力抗击晚期甲状腺癌

      安罗替尼是目前国内首个获批治疗晚期甲状腺髓样癌的小分子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同时可用于治疗晚期碘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能通过调控肿瘤血管、肿瘤细胞和免疫微环境来发挥抗肿瘤作用:

      肿瘤血管基质重编程

      ·一方面,可以抑制为肿瘤提供营养的新生血管生长,减少肿瘤的营养供给;

      ·另一方面,可以促使混乱的成熟的肿瘤血管正常化,就像修复了被损坏的交通道路,增加其他抗肿瘤药物在肿瘤组织中的充分传递和分布,进而杀死肿瘤细胞。

      肿瘤细胞重编程

      ·可以直接抑制肿瘤细胞的生长和增殖,促进肿瘤细胞凋亡;

      ·可以调节有利于肿瘤生长转移的缺氧状态,影响肿瘤细胞代谢发展(好比喜爱潮湿环境的苔藓,在干燥环境中就难以生存)。

      肿瘤免疫微环境重编程

      ·肿瘤免疫微环境中存在着“抗肿瘤免疫细胞部队”和“促肿瘤免疫细胞部队”,安罗替尼可以调节肿瘤免疫微环境,强化“抗肿瘤免疫细胞部队”,增强人体的免疫系统对肿瘤的杀伤作用;

      ·安罗替尼联合免疫治疗具有良好的协同抗肿瘤作用。

      安罗替尼破冰甲状腺髓样癌无靶向药可用的局面

      ALTER 01031的Ⅱ期随机对照研究的结果表明,对比安慰剂,安罗替尼组的客观缓解率(ORR)达到48.39%,可以显著延长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达9.6个月(20.7个月 vs. 11.1个月)[8],为晚期MTC患者带来显著的PFS及ORR获益,并且安全性良好。安罗替尼甲状腺髓样癌适应症的获批,打破了国内甲状腺髓样癌无靶向药可用的局面,给患者带来新希望。

      安罗替尼为分化型甲状腺癌患者带来更多获益

      此外,在分化型甲状腺癌的治疗中,安罗替尼同样有效,且能显著延长患者生存期。ALTER 01032的临床研究结果显示:相对于安慰剂组,安罗替尼组的ORR达59.21%, 延长了mPFS 32.16个月(40.54个月 vs. 8.38个月)[9]。基于此研究数据,2022年4月NMPA正式批准安罗替尼用于进展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RAIR-DTC患者的治疗,这也是国内首个获批RAIR-DTC适应症的国产原研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为国内DTC患者提供更多治疗选择。


      总结

      虽然甲状腺癌被称为“懒癌”、“幸福癌”,但不能一概而论,要提高对甲状腺癌的理解和认识,既不要过度恐慌,草木皆兵,也不能置之不理,应保持理性,科学治疗。

      新型靶向药物的研发,让更多晚期甲状腺癌患者获得了更好的生存,显示出了巨大的潜力。随着国内安罗替尼相关适应症的获批,相信会有更多药物出现,可以帮助患者科学对抗甲状腺癌,延长患者生存时间以及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


      参考文献:

[1]The Thyroid Cancer Epidemic, 2017Perspective. Curr Opin Endocrinol Diabetes Obes. 2017 Oct; 24(5): 332–336.[2]中国抗癌协会甲状腺癌专业委员会,陈光,房居高,等.中国抗癌协会甲状腺癌整合诊治指南(2022精简版)[J].中国肿瘤临床, 2023, 50(7):325-330.[3]郑荣寿, 张思维, 孙可欣, 等.  2016年中国恶性肿瘤流行情况分析 [J] . 中华肿瘤杂志, 2023, 45(3) : 212-220.[4]崔静,张倩,张义.中国甲状腺癌发病趋势分析与预测[J].现代肿瘤医学,2023,31(10):1917-1923.[5]张新洲,刘劲松,许娴等.2005-2016年中国甲状腺癌发病和死亡趋势分析[J].中华肿瘤防治杂志,2022,29(24):1725-1733.[6]Mammen JSR, Cappola AR. Autoimmune Thyroid Disease in Women. JAMA. 2021 May 3.[7]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甲状腺癌诊疗指南(2022年版)[J].中国实用外科杂志,2022,42(12):1343-1357+1363.[8]Li D, et. al.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2021,8(4): OF1-9.[9] Yihebali Chi, Ming Gao, et al. 2021 ASCO Abstract 6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