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观察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依奉阿克获批上市!肺癌患者mPFS翻倍,钻石靶点喜迎新药!

时间:2024-06-18 11:17:00  阅读:11976+

一、引言

我的名字叫“癌细胞”。都说“人之初,性本善”,起初我也是个善良的小家伙。后来,我逐渐叛逆,影响其他细胞,建立自己的黑暗军队,侵略健康组织,享受无边的权利。这也导致我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么多年来,科学家们始终致力于研发各种药物,来消灭我。

最近,又有一款新药——二代ALK抑制剂依奉阿克获批上市,对我威胁重重。我又遇到克星了!

图片说明:依奉阿克获批报道

二、晚期肺癌患者,并非束手无策!

作为癌细胞,刚出生的时候,我和正常细胞没什么区别。后来,在外界力量的干预下,我的生长环境悄然改变:比如常被提及的ALK融合基因,正是受到了不良生活环境、空气污染等影响[1,2],从而发生了ALK融合基因突变,激发了我的恶性转变。

就这样,历经几年甚至几十年,我们这个癌细胞家族不断壮大,具备了超强的生存力,犹如恶魔觉醒,开始对抗免疫系统,危害人体的健康。恰恰是因为我们的顽固不化,科学家们矢志不渝地研究创新武器,给我们致命一击。

就拿ALK融合基因突变来说,起初,晚期ALK阳性肺癌患者只能选择放化疗等传统治疗手段。不过,这些传统治疗手段并未对我造成太大的威胁,因为它们无法显著提高患者的生存率[3]。

而靶向治疗时代的到来,的确让我们感到“虎躯一震”[3],我们癌细胞军团也遭受了多次冲击。

但是,面对这一挑战,我们丝毫不慌,因为尽管靶向治疗药物为ALK基因融合阳性患者带来较好的临床获益[3],但患者们在用药过程中仍遇到一些问题:

·一些靶向药的不良反应大,患者身体不耐受;

·ALK基因融合阳性患者脑转移的发生率较高[4-6],需要入脑效果更好的药物;

·许多患者期待更长生存期,渴望在肺癌治疗之战中赢得长久的胜利,实现“治愈”;

……

这次,中国科学家们历经10多年的精细研发,又放了一个“大招”,亮出了二代ALK抑制剂新药——依奉阿克(研发代号TQ-B3139)。依奉阿克于2024年6月17日经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上市[7],无疑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三、晚期ALK阳性再添新药,疗效多重突破

作为难缠的癌细胞,我们在破坏肺癌患者健康的过程中的确遇到过不少克星,那为什么这次我们又再次受到了威胁呢?

从作用机制上来说,依奉阿克作为小分子ALK/c-Met抑制剂,选择性地抑制ALK、c-Met阳性细胞的生长,成功抑制了癌细胞的增殖!看来,这个二代ALK抑制剂依奉阿克的确有两把刷子!

再来看看最新的临床数据:早在2023年8月,依奉阿克的重磅关键III期研究结果就登上了国际著名杂志《Signal Transduction and Targeted Therapy》,影响因子高达39.3[8]!

研究结果表明,对比一代ALK抑制剂,依奉阿克一线治疗后,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长达28.71个月*(vs. 11.96个月,HR=0.42,P<0.0001)。

*为研究者评估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

28.71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意味着什么呢?实际上,PFS是指从随机化开始到第一次肿瘤复发或任何原因所致死亡的时间[9],也就是说,PFS越长,代表晚期患者疾病稳定的时间越长。这当然是一件好事,意味着晚期肺癌患者有长达2.5年的时间无需受到我们这些癌细胞的干扰,能够有更好的精神状态和心态回归工作,拥抱生活!

不仅如此,依奉阿克具有较强的血脑屏障透过性,能够直击我们驻扎在脑部的老巢!

狡诈的我们知道大脑是人体的重要器官,所以一旦发生转移,我们就爱往大脑跑。恰好,血脑屏障(blood brain barrier)的存在,无形之中成为了保护我们的防线,使得很多药物无法进入脑组织发挥作用[4-6]。这也使得我们沾沾自喜。但是,依奉阿克的出现,让我们感受到威胁。

亚组研究结果显示,对比一代ALK抑制剂,依奉阿克一线治疗后,将脑转移患者的客观缓解率(CNS-ORR)显著提升至78.95%**(vs. 23.81%),缓解持续时间(CNS-DoR)显著提升至25.82个月**(vs. 7.39个月)。

**为独立评审委员会(IRC)评估的颅内缓解率

依奉阿克较高的客观缓解率(ORR)和较长的缓解持续时间,意味着什么呢?实际上,ORR通常指肿瘤治疗后疗效达到完全缓解(CR)和部分缓解(PR)的患者比例[9]。CNS-ORR越高,代表使用药物后脑部肿瘤缩小的患者越多。而缓解持续时间(DoR)通常指患者首次达到CR或PR到疾病进展或死亡的时间。DoR越长,代表药物可以维持较长时间的疗效。

这些证据表明,晚期ALK阳性患者经依奉阿克一线治疗后,能够较好地控制我们肆虐的势头,阻止我们恶意扩张的步伐,不仅延缓了疾病进展,也降低了新发脑转移的风险!

四、长期用药保障,让晚期ALK阳性患者治疗之路更平稳

作为癌细胞,药物的疗效是消灭我们的重要指标,除此之外,长期用药的安全性也是关键。

研究表明,依奉阿克相关的不良反应大多数为1-2级,3级以上血液相关毒性仅为3%左右;此外,因不良反应而导致的停药发生率为4.58%[8]。这些数据都为患者长期用药提供了参考。

五、结语

在人体这个庞大的生态系统中,我们癌细胞曾经与正常细胞无异,同样肩负着守护身体的职责。可是如今,我们俨然成为了人体健康的破坏者。人类科学家不断发明新武器来对抗我们,我们也在不断地变化,相信有一天癌细胞能够和癌症患者长期地和平共存!

参考文献

1、黄浩祺,刘志华,陈洁,赵盼盼,张科平,崔倩,林丹义,许洁. 非小细胞肺癌ALK基因FISH检测出现不典型信号的处理方法. 临床与实验病理学杂志,2022,38(10):1262-1263.

2、李治中(菠萝). 深呼吸.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

3、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中华医学会杂志社. 中华医学会肺癌临床诊疗指南(2023版). 中华医学杂志,2023,103(27):2037-2074.

4、中国医师协会肿瘤医师分会,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肿瘤内科分会. 肺癌脑转移中国治疗指南(2021年版). 中华肿瘤杂志,2021,43(3):269-281.

5、Johung KL, Yeh N, Desai NB, et al. Extended Survival and Prognostic Factors for Patients With ALK-Rearrang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and Brain metastasis. J Clin Oncol. 2016;34:123-129.

6、Eichler AF, Chung E, Kodack DP, et al.The biology of brain metastases—translation to new therapies. Nat Rev Clin Oncol. 2011; 8(6): 344–356.

7、NMPA报道. https://www.nmpa.gov.cn/zhuanti/cxylqx/cxypxx/20240617161727184.html

8、Yang Y, Min J, Yang N, et al. Envonalkib versus crizotinib for treatment-naive ALK-positive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 randomized, multicenter, open-label, phase III trial. Signal Transduct Target Ther. 2023;8(1):301.

9、肿瘤学概论(第2版).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